木法终生山

假面骑士——!!只写想写的东西,大多是冷cp(……)目前主要还是写伊兹刃相关。看上眼就请来找我玩!👀✨✨✨✨✨✨✨✨✨✨✨✨

© 木法终生山
Powered by LOFTER

Q:大大我可以向你一对一提问了!

???????咋回事儿啊。

假面骑士令和the generation上映纪念talk!

感觉已经从文手彻底转行成字幕组了呢((

 @冰箱里有冰箱 每天都跟大佬一起加班加点(?)过了一个有意义的情人节(???哪里)

这次的座谈会包含了ZI-O和01的所有首发常规成员(无24岁社长)

【三光字幕组】假面骑士令和 The generation 上映纪念 Talk!

跟令和SP不同,因为是直播所以每个人有音量差异,观看时候稍微注意一下x

因为人数众多,翻令和SP的时候就已经被大爆笑搞懵逼很多次了,这次更加(……)难免有疏漏、听译错误之类的。


顺带一提关于字幕大小的问题。因为翻令和SP的时候字号只选了30,所以很多人反馈说字幕太小,现在已经改成了55。但...

【W松井】毕业

今天听说了珠理奈毕业的事情。

珠理奈还是珠理奈,只要把“松井珠理奈”这个名字提出来,就一定是热门头条。

大量的祝贺信息随着网线飘散,顺着氧气爬进自己的房间。

玲奈不得不知晓了这件事情。

就算自己的社交网络里没有她。


嗯……珠理奈终于也毕业了呢。


说起来,对于“珠理奈”这个称呼,也只是七年来的习惯罢了,比起特意去改成“松井桑”、“珠理奈桑”——

反正也没有特别提及的必要,改不改都无所谓。


现在在家里噢。

毕业的生活就不再那么紧凑了,自己不再是SKE的ACE,自然也没有人再时时刻刻需要自己了。

走出SKE的剧场,才会知道世界之大。...

假面骑士01冬季剧场版 演员访谈SP

@冰箱里有冰箱 朋友一起肝了三四天,压制两天的成果!第一次尝试翻译这么长的视频,也是第一次校对,虽然还是有好几处听不懂的地方啦,但是也感觉到了自己日文水平的增长√

【三光字幕组】假面骑士01 冬季剧场版公开纪念 演员采访SP 其实就是来宣传一下的哈哈哈哈

最近几天过年的时候,看人家谏刃有那么多新动态,我也想写点啥,证明咱伊兹刃还是有人的(……)但实在是最近肝这个肝废了,写东西就无限期延后,看看心情这样。


总之,请多指教啦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早一觉起来发现挂了,看了一下发现是昨天投稿投错分类了,现在重投一次。过审核后会...

【伊兹刃】手指

*设定上沿用了「早安吻那一篇

*但是没有轰轰烈烈的爱情

*到了夜晚,全是心描(?),应该会ooc


  伊兹睡着了。
  正确来说,是进入了休眠模式。
  为了防止像上次一样的故意装睡,刃这次亲手给伊兹摁下了开关。

  其实也没有要做什么特别的事情,看着难得沉睡的伊兹,刃只觉得松了口气。
  伊兹一直很可爱,就算睡着了也不例外,按照漫画的发展,接下来刃应该对这样没有防备的伊兹心动不已,并且做出一些类似于娇羞少女的举动——本应该是这样的。
  但是刃的心里却没有...

【垓刃/伊兹刃】1000%的……

*两者份量无差(大概)

*有很多关于ZAIA控制器的臆想


  众所周知,ZAIA的社长控制欲很强。
  不仅如此,对于本公司商品的自豪感也很强。
  这两者结合起来,对于刃唯阿来说,不知道是不是一件好事。
  就像她现在被迫戴上了ZAIA连接器。
  当然是被迫的。
  虽然刃一直认为道具应该物尽其用,而ZAIA连接器更是能够将大脑强化1000%,堪比人工智能。
  但刃总觉得这跟灭亡迅雷.net很像。再加上天津社长对她展现出的,不,是对整个世界展现出的强烈控...

我感觉到脉搏在皮表。

在浅薄到未知的海底。


我感觉我的心跳在呼吸,在泥土,在落叶上的每一份枯黄。

我感到微弱,感到自我的渺小。


我张开翅磅从屋檐当中盘旋,顺着气流的漩涡飞流直下——我感受到锋利的压迫。

继而我出现在深海,在蓝色的精灵当中吐息,在风中驰骋,我听见那虚无飘渺的声音。


在梦里,在耳畔。


他说,他抓不到我。

他操纵着火焰,形成一道道温热的刀刃,我感受到她满溢着红色鲜血的热情,满载着爱意的仇恨。

我在她的身体当中盘旋,顺着深海的漩涡垂直向下。

我听见他游若细丝的呼唤。


在粒子,在星辰。

她说,请尽情安睡,孩子。

我将黑雾的缭绕插入他的胸膛,一时间红色的黑色的混合物蒸发了整个...

【灭迅】main();

*献给 @冰箱里有冰箱 大佬的文章……!

*第一次写这两位,或多或少的ooc

*名字是大佬起的!

————

“灭~我回来啦。”

今天的迅也好好完成了任务。踏着欢快的步伐,轻易的跨过地面中间杂乱的黑白导线,将藏在身后的灭绝卡带举在灭面前。

“做的不错。”

破损的卡带是兑换奖赏的钥匙,迅喜欢听到灭的夸奖,就像小女孩手中的波板糖一样喜欢。

“收集到的战斗数据越来越多了,这样下去距离亚克的苏醒也就不远了。”

灭勾起嘴角。

 

“遵循亚克的意志吧。”

 

黎明小镇的地下很黑,连带着灭的侧脸也很灰暗。在阳光不及的地底,只有灭的嘴角会泄露出一...

【伊兹刃】早安吻

*无端猜想及恋爱脑注意

  老实说,刃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  一觉起来就突然发现怀里多了个修码吉亚——还是可爱外型的那种。

  ——不不不,说什么可爱不可爱,这不就是伊兹嘛!

  刃忍不住在心里吐槽。

  “喂,伊兹,起来。”

  一时间,刃的手也不知道该往哪放,双手在空中摇晃了半天,才终于下决心摇了摇伊兹的肩膀。

  可是对方似乎完全没有要起来的样子。

  刃侧头对上伊兹的眼眸,发现她并没有开机。...


既然每篇都给我点红心推荐,那为什么不关注我(疑问)

【伊兹刃】喜欢、喜欢、喜欢。

*超绝恋爱脑注意

*ooc是必然的

  “您在说什么,我无法理解。”

  伊兹感到滚烫,至于滚烫的地方,似乎是出在脸部和运行主系统。

  伊兹想起之前或人社长说过的「热情」。

  当自己真正感受到这样的情绪时,又不得不开始思考,人类真的不会因为「热情」而感到燥热难耐吗。

  至少,伊兹此刻感到很混乱——因为系统过热而导致的程序卡顿。

  “那我再说一次,我喜欢你!——说到你能够理解为止!”

  刃的情绪也变得混乱不堪,整个的被粉红色冲昏了头...

在?来看美女😍😍

不要再散发魅力了!!!!!你们两个充满魅力的女人!!!!
@云切 在?来一起看美女😍😍😍😍

!!!???怎么会这样,每个人都好美女😭😭😭👍👍👍

是单马尾唯阿!!!!我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(疯狂)

让苍天知道,我认输(……)

【伊兹刃】声音

*摸了个小短打。

*灵感源于生活👍

  在刃在她耳边说话的时候,伊兹才发现一丝不对劲。人造耳蜗的性能与人耳几乎无异,从正常距离中听到的刃的声音,有些沙哑,有些冷静而不带波动。可自当刃靠近她的身侧,左手笼罩在她们之间,诉说着只属于她们两人之间的小秘密,伊兹感觉到刃的声音,深深的,带着一种直钻耳蜗的摩挲,像一道尖锐的、带着风沙的龙卷风,顺着耳廓,轻易地穿破耳膜,给予整个器官微麻的痒意。

  “这应该叫做「磁性」吧。”

  “什么?”

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熟悉之后的刃就不那么冷漠了,仅...

我与伊兹刃(……)

【伊兹刃】线团

*无明显cp倾向
 *起名困难症决定瞎填个词上去(……)
 *是美丽开头和流水剧情👌(你)

  在日出前的昏暗当中,刃做了个梦。睁眼是熟悉的灰色天花板,脑中的影像变得模糊,具体梦见了什么也不得而知。只是心里稍稍残留着一丝复杂的沉重,就好像被什么人用不带波动的语气质问,又好像不是质问,只是冷静的陈述事实。

  正所谓夜长梦多,白天越在意的人事物,到了梦里也不可能放过自己。刃已经记不清梦的细节了,只能凭着微弱的感觉,与自身的忧愁联系起来。刃有时候也会想,这样做究竟是不是正确的,答案却总在一片空白,看不见也摸不着。...


说起来,之前玩这个生成器的时候,一发就摁出了这个呢…………(明示)

第九话伊兹和刃的对手戏也太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😭我好,我可以,我还能吃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??为什么,为什么都这样了,明明四个人都欢聚一堂(?)了,只有我伊兹刃还是无交集。

啊!!!为什么!!!!!泪了。

【伊兹刃】占有

「道具就要好好利用」

  刃随意的更改着数据的另一端。

  繁杂的黑色线条不断的传输着刃的欲求,直至眼前的湛蓝变得暗淡。

  要说刃为什么要这样做,说实话她自己也搞不清楚。

  因为所谓的「喜欢」?

  别开玩笑了,你会爱上自己的手机吗?

  事实上,从设法绑架到彻底入侵,刃已经不眠不休的计算了好几个日夜。能够当上A.I.M.S的技术顾问,自然不会是个无计划性的冲动笨蛋。

  “完成了。”

  刃伸了伸懒腰,身上便响起噼...

【伊兹刃】温度

  一天的工作总算结束了。

  不得不说,从飞电那儿借来的修码吉亚是真的很好用。先不评价飞电究竟有没有隐藏修码吉亚的潜在隐患问题,单单只是作为一个「工具」开发商来说,飞电确实是一家优秀的公司。

  AIMS在日常的工作当中同样也采用了修码吉亚,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,采用的仅仅是一些负责简单工作的修码吉亚。

  但这次借来的修码吉亚,跟平常AIMS里见到的完全不是同一个等级的——要说有些陌生的好奇,却又熟悉无比。

  对,刃唯阿把伊兹给借来了。

  说实话,刃在第一次见...

【伊兹刃】无题

  或人察觉到最近有些不对劲。

  倒不是灭亡迅雷站又到处搞事,而是因为时刻跟在自己身旁的小秘书,趁着或人不注意,竟然偷偷跟AIMS的人好上了。

  震惊!某著名公司的修码吉亚竟跟政府官员……

  明明是自己的秘书却跟别人跑了——好!一定得是我或人!

  至于为什么会发现,是因为某天AIMS第五百次来公司“视察”工作时,伊兹对着刃唯阿张口就是一句“姐姐大人”。

  不光是或人,就连不破也被吓得不清。

  或人表示很疑惑,遂问伊兹为何这般称呼。...

【W松井】你

「你知道吗,玲奈。我亲吻的时候……」

——

与玲奈分开已经有四年了。

自从她毕业后我们就再没见过面。

不——应该说是再没私下见面。

镜中的自己早已褪去了青涩,脸颊也消瘦了不少。对一个十一岁少女来说的十一年,应当是人生的全部。自己似乎再没了当初的朝气,眼神里满是老练与疲惫,像提线木偶一般支离破碎。

已经结束了。

「W松井」

剧场里又多了许多年幼的身影,就像当初的自己一般,带着溢出体外的颤抖,却又在眼里写满坚定。以少年之躯,朝着梦想一路狂奔。

人来人往,曾经熟悉的伙伴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离去,说实话,已经麻木了。不会再去在意每个人手持的话筒号数,更不会在意身边的人究竟是谁,只剩机械般...

【千恩】无题

#是突然的脑洞

#没有开头没有结尾

#ooc

#大概是千指视角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看着这样的有恩,心里多了些不知名的情愫。

  兴许是上天在作祟,凝视着有恩的双眼突兀地变得模糊。抬手抹了抹脸颊,竟得到些湿润的触感。

  怎么办,眼泪怎么都止不住。

  “小霾?”

  手背上早已沾满泪水,可眼里的模糊却仍旧没有退减的迹象。

  “你怎么哭了?”

  “我……”

  她指尖的温度在脸上摩挲,辩解的语言还来不及道出,就被她紧紧拥入怀中。

  有恩...

荒诞的无间之梦

  “如果能够让死去的乌拉拉活过来的话,无论什么条件


  ——我都答应你。”


——

  下午的惬意日光从窗户洒上她的发梢,就像是被切碎的点点星芒,轻轻的落在她的轮廓,绘成一幅动人至极的美丽画卷。

  她的眼里承载着无边银河。

  或许是我对她的注视过于沉沦,她边忙于手上的工作,边疑惑地看着我脸上不自觉浮现的微微笑容。

  “姐姐,你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……?”

  她似乎也因为我的视线而有些开心,就连周围的空气都...

窒息

#白银兔

#ooc

今天的梦境是在缺氧的痛苦之中破灭。突兀扭曲的梦境,迫使着白银回到现实。即便是睁开双眼也无法看见任何东西——黑夜仍在吞噬蔓延。

像是被谁用双手摁着头颅一般,无法呼吸的自己也使不上任何的力量。白银动动指尖,试图挣脱这束缚着自己的枷锁。

无果。半梦半醒的朦胧感已然消失,在越发清醒的头脑之中,唤来的是逐渐的麻痹。白银不知该如何是好,短暂的记忆之中找寻不到任何的线索。随着自己心跳的加快,空气也变得稀薄起来。

晕眩。就连耳畔也嗡嗡在响。无暇顾及包裹着自己的柔软物体究竟为何物,也想不起自己究竟为何被紧锁在原地。白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。

在脑中闪过自己这十几年来的种种往事之前,...

【白银兔】love hotel (序)

初次见面的时候,她正如现在一般,留着一头漂亮的金色长发。


我从出生起便一直居住在这个地方,听闻隔壁将要搬入一户人家,我便时不时的跑出家门,看看与自己相邻不远的房子究竟什么时候才会变得热闹起来。

今天的我也想悄悄的跑出家门。

坐在玄关上穿好崭新的小皮鞋,将双脚轻轻地敲击地面,几厘米的鞋跟在我的动作下发出清脆的声响,双臂支撑起身子再次审视着自己的着装。确认了没有问题之后抬步向前走了几步,还未等自己旋开门把,熟悉的门铃声就钻入耳朵。

难道……

紧张的吞咽着口水,期待而又害怕的情绪惹得心房咚咚作响。肩膀被匆匆赶来的妈妈覆上,耳边似乎除了心跳之外再也听不见任何的言语,我就这样呆...

1 / 2
TOP